• 桔色
  • 红色
  • 咖啡色
  • 兰色
  • 绿色
  • 灰色
  • 青色
中央政府门户网站
  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走进陆丰 >> 文化遗产 >> 正文
陆丰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--西南军话
[来源:陆丰宣传文化网 | 作者:原创 | 日期:2014年5月30日 | 浏览1983 次] 字体:[ ]

西南军话源远流长,意蕴深远。由于它是一种以北方汉语为基础,融入粤、闽、客三大方言成份的独特方言。加之语音又保留着古代汉语声韵,仰扬顿挫,具有音乐感。对民族语言的深入探讨研究有着极其重要的保护、传承价值。为陆丰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

西南军话是明朝廷重定兵卫政策,设立卫、所、旗军制度的直接产物。元末明初之前,陆丰地域荒凉,人烟稀少,史称“南蛮绝地”。明皇朝建立后,于洪武七年(1374)重定兵卫政策,设立卫、所、总旗、小旗制。其时,海上倭寇猖獗,内陆盗贼横行。为了“靖海上烽烟,卫边疆社稷”,明皇朝派都指挥使花茂调兵遣将,建立碣石卫,“负山阻海,实惠潮二郡门户”。从此,碣石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,开启了一个地区社会文化和经济发展的崭新历史。按当时明朝军制,凡卫所戌兵军遭应有万余人。

明朝军人的聚居性和军人的世袭制是西南军话得以产生、推广和延续的条件。后来,由于无法维持庞大的军队粮饷,朝廷便实行了一种寓兵于农、屯守合一的卫所编制同世袭军户相结合的军屯制度。因旧时西南境内的螺河水系航运发达,于是碣石卫所的数千官兵便被派往西南建军屯点,一下子西南乡便又聚集了数千名来自天南地北不同方言的官兵,他们在此开始过着军屯寓兵于农,士卒平时耕种,有事便执戈御武的自足其食生活。由于他们来自五湖四海,需要语言交流,于是一种与当地方言不同而又有点像北方方言的部队通言——“军话”,便从此在军营里产生了。

尽管当时朱元璋非常重视“正音”,曾指示他的学士以中原雅言为基础,撰写出《洪武正韵》,作为“通言”,在军队中强制推行。但在推行过程中由于军屯点受周边粤、闽、客三大语系的强烈影响,最后还是使其逐渐形成了一种以“正韵”语音为基础的北方汉语又混有粤、闽、客方言的独特方言——西南军话。

明代卫所军制虽然“行之不久”,但大部分军士及其家眷还是留了下来,在此开基建业,成为当地的世袭居民。加之碣石边防重镇的特殊地理位置,明代所城以后至清康熙四十三年(1704),碣石卫辖区仍集结着大量官兵。这便是西南军话得以延续600多年的历史背景。现在陆丰西南镇内的军话区还留存有一万多人,主要在该镇青塘村。还有陆丰的坎石潭、大埔、安安、两军、新村等村一部分居民还讲军话。他们都是从碣石古城迁过去的,历史上曾是碣石卫所城军户的后裔。

西南军话是一种以北方语系为基础,融入广州话、客家话、闽南话、潮汕话的独特方言。据专家学者考究,西南军话有18个声母,60个韵母,6个声调。它的发音较短,语音保留着古代汉语的第五声“入”声,仰扬顿挫,具有音乐感,十分动听,往往一句话里就调合出不同声韵的多种语言成份。新中国成立后,随着社会生产的变革和发展,不同区域和不同语系的人交往日益频繁,西南军话也在逐渐被周围各语言同化异化,面临濒危。

西南军话是最具特色的民族方言,民间有“说西南军话,可以通天下”之称。它是一种由18个声母、60个韵毋,6个声调合成,又保留着古代汉语第五声“入”声的有不同声韵的语言。由于旧时西南军话区靠近碣石卫,故内含官话成分较多。因此讲西南军话的人大多数对多种方言都能应用自如。所以保护、传承西南军话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,对我国民族语言的深入探讨研究有一定意义。


责任编辑:master88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